重生小说

《当君理云鬓》花著雨,秦漠谦~完结全文免费

2022-06-23 18:50:21《当君理云鬓》花著雨,秦漠谦天下飘红zs

小说简介:小编给大家介绍一部非常有意思的小说《《当君理云鬓》花著雨,秦漠谦》,作者是金牌网络写手天下飘红,故事情节进展很快,内容衔接恰到好处,尤其是《当君理云鬓》花著雨,秦漠谦人设很吸引人,《当君理云鬓》花著雨,秦漠谦整片文笔...

《当君理云鬓》花著雨,秦漠谦~完结全文免费

第013章都是他情人吗

而商于海也是个认真的人,发小能送给他如此大的发财机会,这份儿礼物他总要送得别致,让他喜欢才不枉费了自己的心思。

可是,冰冷的祁御泽对很多事情,都缺乏热情。

"这个女模太有范儿了,他要是有这样的一个情人,什么样的女人还能入了他的眼?"

米小小越看越丧气,不由喟叹。

商于海好心情地笑道:

"自卑了?这可不是我认识的米小小姑娘;其实吧,这个模特在舞台上瞧着好看,放在生活中,就不行了。"

"他是你发小?那应该和你年龄差不多吧?怎么没看到他的照片?"米小小抓着话尾巴。

"是啊,这场合哪敢弄他的照片,要是传出去,不要命了?"

"早说呀,我还以为是一个糟老头子!"米小小不由松了口气,旋即觉得很无耻,年轻年老对她来说意义大吗?

商于海忽然笑了:"哈哈,你丫头真敢想,好了,告诉你实情,他单身未婚,长相绝对正点,要是真能抓住他,你的命当真是贵不可言!"

"切,你都胡说什么呀!"米小小脸红跺脚,不过这个消息真真是她这么久以来听得到的最振奋的消息了!

"我哪有胡说,说正经的,你长相很占便宜,把握机会,以后就可以踩在我的头上作威作福了!"商于海一本正经地玩笑。

"那这个女军官,你瞧着有戏吗?"米小小被他说得心情一阵放松。

"这个女军官,"某男顿了一下,"口干得难受。"说完吭吭咳咳地清嗓子。

某女鄙视地垂了眼,殷勤地小跑着倒了杯水端过来。

某男满意地就着她的手抿了一小口:"这女人,一个大院长大,两人关系密切,当年又和他一起当兵,我觉得可能性挺大。"

米小小抬眼瞧着视频,那女军官飒爽英姿的,怎么看怎么有气质,她抿抿唇:"一个大院长大?门当户对?关系密切?一起当兵?"

某男点头,期待米小小受挫。

某女小嘴巴一弯,笑着拿了遥控器快进:"这个绝对没戏,这么好的近水楼台,有感觉早谈上了。"

某男傻眼,旋即点头:"这见解挺有道理--哎呦,我这肩膀,困死了。"说着煞有介事地缩肩晃头。

某女心底呕血,认命地起身,跑到他的身后,小拳头轻轻地帮他捶捶。

某男惬意地眯眼,一边出声指点:靠右点,靠下点,手劲儿再大点儿……"

某女磨磨牙,只能遵命,口中甜甜地道:"商爷,这个女军医瞧着真温柔。"

某男眯着的眼睛瞟了一眼画面,漫不经心道:"这个女军医,救过他的命。"

"那他会不会感激她,以身相许?"

"这就难说了。"某男咂咂嘴,实在太享受了。

"换成你,一定会;我琢磨着他就不一定了,那种大男子主义的男人,对救命恩人绝对是神一样地供着,即便有点动心,也舍不得有丝毫的冒犯。"米小小眼珠儿一转分析道。

"嘿嘿,你明明不认识他,怎么这么熟悉他的秉性?"

这话让商于海也有点刮目相看了,他一转眼瞧到画面换人,当即开口:"这个是军校师姐,只比他高一届。"

"他应该不会爱上比自己年龄大的女人。"

"额--为什么不可能?"某男装好奇宝宝。

"据说啊--只是据说,喜欢年龄比自己大的女人,一般都是毛头小男生的事儿,像你们这样的年龄,一般都喜欢年轻的,我琢磨这心态,应该是有点抓住青春尾巴的意思,不服老。"某女说得头头是道。

商于海傻了眼,不服老?啥意思?

敢情他们这年龄,在这妞儿的眼里竟然老了?

无比的挫败啊。

商于海纠结着再一琢磨,她说得似乎也对,可听着怎么就这样让人不爽。

他收了情绪,转移话题:"最后,这个战地记者,你瞧着她有没有觉得脸熟?"

米小小仔细地看看,摇摇头。

商于海又按了快退键,陪她仔细地看,指着里边的那个女人说:"她叫花馨雨,目前Y国新闻网的战地记者,也是那厮的初恋。"

这是一个身材高挑匀称的年轻女人,短发在微风中飞扬,黑色的眸子充满着深挚的感情,她身着一套合体的迷彩服,外套一件鼓胀的防弹背心,这个视频,是她站在伊拉克被严重轰炸过的战地医院前,进行报道。

她的身后,一组医生护士正在为一个浑身是血的战士截肢。

镜头拉近,米小小在看清她面孔的一瞬间,有似曾相识的熟悉感,只听她嗓音低沉,微微地带着些疲惫的嘶哑,情绪却慷慨激昂:

"这里医疗物资奇缺,做手术用的麻醉剂基本没有,大家可以清晰地听到这孩子可怜的哀号声,战争不仅夺去了他的父母,毁灭了他的家园,连他年轻的生命和健康都将夺去。

让我们真诚地为和平祈祷,对这片生活在炮火中的民族给予深切的同情……"

米小小的英语很好,她能清楚无比地听出那流畅的英语说的内容。

她愕然道:"她是中国人?他的初恋?难道--她当年也在我们高中上过学?"

商于海点头,目光感伤:

"我所知道的是,高三那年暑假,祁御泽曾经和她一起借旅游团出国,只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一个人回来了;

车祸、抑郁症、失语症,在A市里的医院木偶一样一动不动地躺了半年,再后来,康复后就去当兵,考上军校,又考入英国著名的皇家军事院校学习,回国后步步高升,不到三十岁就做了团长,而他这么多年来,寡言少语,压根儿对女人缺乏热忱。"

 

了眼商于海刀子一样的眼风,讪讪地坐回沙发:

"这丫头就这脾气,商爷,你多担待。"

"不担待我还能怎么着?今晚倒是玩得痛快,这妹子,怪有意思。"商于海似乎心情不错,拿起上衣往身上套着,一边随意地问。

胖子拍拍身边的女人,莎莎知道他们要说正事,当即知趣地闪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当君理云鬓》花著雨,秦漠谦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