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

《一胎二宝:靳少的替身新妻》小说免费阅读 靳泽言颜惜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2022-08-02 19:01:05一胎二宝:靳少的替身新妻夏雷炮bjh

小说简介:夏雷炮的小说《一胎二宝:靳少的替身新妻》广受读者喜欢,主角靳泽言颜惜的人气也是非常高的,这样的情节和人物结合在一起简直是惊喜,每一章节的内容环环相扣,《一胎二宝:靳少的替身新妻》第1章开始“希望如此吧。”颜惜淡淡...

《一胎二宝:靳少的替身新妻》小说免费阅读 靳泽言颜惜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第1章开始

“希望如此吧。”颜惜淡淡地应道,眼眸里掩饰不住忧伤。

颜惜实在不想自己的负面情绪影响到好友陈婷,就结束了关于担忧儿子的交谈。

和陈婷简单交谈自己在靳家别墅的生活情况后,颜惜便和陈婷告别,打车回到了靳家别墅。

在坐车的时候,颜惜这才想起来,自己忘记打电话给管家报备晚归的情况了。

她拿起手机想打电话给管家,却发现自己的手机没电关机了,无奈之下只好作罢。

颜惜懊恼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她的手机关机了,管家恐怕是打了好多个电话给她催她回家了吧。

一回到别墅大厅,颜惜就感觉到大厅周围有种紧张而凝滞的气氛。

大厅里,靳泽言坐在沙发上,像个王者一样,冷眼看着刚进门的颜惜,周身散发出冷沉让人不敢靠近的气息。

颜惜被这样的靳泽言弄得有些心慌。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颜惜强行把自己心慌而紧张的情绪压了下去,淡淡地笑了笑,“我上楼休息去了。”

说完,颜惜便快速地向楼梯处走去。

“今晚你去哪里了?”

在颜惜即将走上楼梯的时候,她的身后传来了靳泽言带着怒气的质问。

现在靳泽言这般质问她,颜惜一时之间慌了神,害怕自己在外面有女儿的事情被靳泽言发现。

要是让靳泽言发现她在外面有女儿的事情,不知道会对她产生什么不好的想法,要怎么处置她了。

此时的颜惜心理忐忑不安,她停住脚步,心里因为紧张,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应答靳泽言的话。

靳泽言看到这样沉默的颜惜,眉头皱了皱,额头形成了一个川字,再次大声质问,“颜惜,我再问你一遍,你今晚去哪里了?”

然而,颜惜还是沉默不语。

而此时的颜惜只不过是因为太过紧张,一时慌了神,不知道如何回答。

而在靳泽言看来,颜惜这是在故意跟他作对。

看到颜惜像个哑巴一样不说话,这下子,靳泽言是真的怒了,“颜惜,你看一下现在几点了,现在是凌晨1点了,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是白梦,你是个大明星,你这么晚回来,要是被狗仔在外面拍到你,又不知道怎么在新闻上写你夜生活丰富晚归不检点了。”

“在你正式顶替白梦的时候,我就在合约上清清楚楚地写明要求,除非晚上有工作在身,否则不可以超过晚上12点回来,可是现在是凌晨1点了,你说你到底去哪里了?”

靳泽言怒气冲冲,说话声音带着威严和压迫感。

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颜惜晚归会让他这么生气。

今晚他回家的时候发现颜惜没有回来,他让管家打电话给颜惜,管家却告知他颜惜的电话关机了,一想到颜惜晚归可能会在外面遇到危险,他就不由得发了怒。

看到颜惜丝毫没有回答他的意思,靳泽言冷眼看着颜惜,嗤之以鼻,“呵,这么晚才回来,难不成是在外面和别的男人鬼混了?颜惜,我不管你真的单身还是假单身,总之你一天在这个别墅里,你名义上都是我靳泽言的妻子,由不得你到处去招惹野男人!”

当靳泽言嘴里的“招惹野男人”的话语刚落,颜惜全身的神经就被这样的字眼触碰到底线。

颜惜今天好不容易见到自己的女儿,相处了一个晚上就要回来难舍分离,再加上想念自己曾经被抢走的儿子伤心不已,而现在再碰到靳泽言对她出言悔辱,此时她的情绪直接奔溃爆发出来,“靳泽言,你凭什么对我大呼小叫的?你是我的谁?不要以为我昨晚和你睡在一张床上,你就可以随便对我的生活指指点点。我也是个人,我也是有自己的生活的!”

而这些话,颜惜是在情绪奔溃之下,直接大吼出来的。

靳泽言被这样情绪激烈的颜惜惊讶到了。

在这半年来,颜惜在别墅里一直规规矩矩,对他言听计从,从来不敢反抗他。

他印象中,颜惜一直是那种柔柔弱弱的女子,让她坐她绝对不敢去站,让她哭她绝对不敢笑的人,如今她竟然敢大声地反抗他,着实让他吃了一惊。

靳泽言蹙眉,不悦道,“颜惜,你在发什么疯?”

“我没有发疯,我只是为了自己的自由辩护而已。我和你之间除了那份所谓的替身合约,根本就不存在任何的关系。你又有什么资格来过问我的私生活?!”

而颜惜说话的同时,别墅里传来一声“砰”的清脆的响声。

靳睿半夜睡不着,拿着他的智力玩具在玩,刚好口渴想要下楼喝水,却在下楼梯的时候听到了颜惜和靳泽言的对话。

颜惜和靳泽言顺着声源处朝着靳睿看了过去。

靳睿眨巴着萌呆的大眼睛,看着颜惜和靳泽言,像是受到什么刺激一样,快速地转身跑开了。

靳泽言见状赶紧追了上去,还不忘对颜惜说,“今晚的事情我不想再和你计较,但是像今晚这样晚归的情况绝无下次了,要是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会考虑追回你的合约金。”

靳泽言追上楼后,只剩下颜惜一个人站在原地,一席凄凉。

颜惜稍稍平静了一下自己紧绷而奔溃的情绪,这才上了楼。

靳泽言来到了靳睿的房间,打开房门的时候,正看到靳睿一个人坐在床前鼓着圆嘟嘟的脸,在生着闷气。

靳睿看到靳泽言进来,把脸别到一边,嘟着嘴,不理靳泽言。

“怎么了?”靳泽言走过去坐在床上,低声道,“睿睿,你到底怎么了?”

“哼,爹地你自己做的坏事,你自己知道!”靳睿气呼呼地说道。

坏事?他做什么坏事了?

靳泽言不解,想要询问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是他还没开得及说话,靳睿就率先开了声,“爹地,你昨晚是不是和颜大婶睡在一起了?”

颜大婶是靳睿对颜惜的称呼。

一年前,白梦车祸身亡,从此消失,靳睿不明真相,看不到白梦,整天哭闹着要妈咪。

就在靳睿又哭又闹的第六个月,颜惜住进了靳家别墅,正式顶替了白梦的身份。

靳泽言一直跟靳睿撒谎说白梦只是去了外国养病,为了白梦的明星事业迫不得已才找了颜惜回来顶替白梦,但是靳睿始终无法认同颜惜这个替身妈咪的存在。

他对颜惜一直有一种抵触的心理,在心底里觉得颜惜就是在和他妈咪抢爹地的,于是他就越来越讨厌颜惜,不能认同颜惜替身妈咪的身份,就连他对颜惜的称呼,也带着几分不礼貌地叫法。

靳泽言愕然。

原来儿子说他做的坏事是指他和颜惜睡在一起的事情。

所以说儿子生气是因为这件事?

“爹地你不否认就是真的了。呜呜,你好几年都没和妈咪睡在一起了,颜大婶一住进家里,你就和她睡在一起了。”靳睿扯着靳泽言的衣角哭个不停。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一胎二宝:靳少的替身新妻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