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这个王爷命太硬,得盘!~TXT

2022-08-02 19:11:05这个王爷命太硬,得盘!春雷炮bjh

小说简介:主角是云英迟柔柔的小说叫做《这个王爷命太硬,得盘!》,是作者春雷炮的一部言情小说,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写得非常精彩,值得推荐,一起来阅读吧。第1章开始瓢泼大雨不知何时停歇了下来。倒在泥泞中的男人骤然醒来,面具下一双黑眸...

小说排行榜~这个王爷命太硬,得盘!~TXT

第1章开始

瓢泼大雨不知何时停歇了下来。

倒在泥泞中的男人骤然醒来,面具下一双黑眸阴鸷如隼,冷冽中闪过一抹惊疑。

他摸了摸脖子,入手是一片平坦,没有伤口。

先前是梦不成?

他血症发作,饮了那女尸之血,结果那女尸死而复生,变出狗牙反吸了他的血?

男人的目光落在地上那只陷在泥泞中的绣花鞋上。

瞳孔微微一缩。

绝不是梦!

血症发作,非得饮血不可!

那个女人,是谁?!

奔雷般的马蹄声在林间响作,男人背脊一紧,露出戒备之色,很快背脊的线条便放松下来。

自矮坡上冲下来一群黑衣将士。

领头的汉子率先跪在地上,“阿柒护驾来迟,请二爷降罪!”

男人未作声,从泥地里站起来。

阿柒就要过去搀扶,却被他横了一眼,立马缩着脑袋站回原地,本就生的一脸忠厚老实,这委屈之色一露,更显得他可怜巴巴。

男人摸了摸脖子,摘下面具,露出那张轮廓深邃的俊脸。

眉如墨画,一双桃花眼惯爱眯着,透着几分懒散。不时有精光闪过,又使人不敢细细窥视。

那容貌端是隽美贵气的很,瞧着斯斯文文,尤其是那自然上翘的笑唇,总给人一种慵懒之感。

男人眯着眼,忽然朝阿柒贴近。

阿柒背脊一瞬绷直,就见自家主子猛地深吸了一口气。

那双桃花眼里露出笑色。

完球!

“啊!!”阿柒一声惨叫,被男人踹了个王八朝天。

边上其他人侍卫见状没忍住噗哧乐出了声。

“二爷,你踹卑职干嘛呀?”阿柒一脸委屈。

“桃花居的酒好吃吗?”男人挑起眉。

阿柒险些哭了,他就知道瞒不过二爷的狗鼻子,赶紧解释:

“二爷,卑职有罪,不曾想竟有人截了秘报,改了二爷回程的日子。”

“卑职不知,这才偷偷去吃了两杯酒,就两杯!”

阿柒说着说着没声儿了,爬起来,撅起老腚,乖觉道:“二爷,你踹吧。”

边上的侍卫快笑死了,阿柒你可以啊!自觉!姿势都摆好了!

男人一脚又将他踹了个狗吃屎。

“回府再收拾你!”

“二爷,那些刺客的身份……”

男人眸光微沉,“先替爷找一个女人。”

听到这话,侍卫们精神一震,还有女人?

阿柒吐出嘴里的泥,凑上去,“二爷,什么女人?什么样子?”

“一个力大如牛,长了狗牙的女人!”

男人说着,揉了揉鼻子,“她身上的味道嘛……一股肉味。”

肉味?

众侍卫傻眼了。

阿柒表情一言难尽,二爷莫不是受伤产幻了?

谁家女人力大如牛,还长了狗牙?

“二爷,你是饿了吗?想吃肉了?”

肉味?烤熟的五花肉?

男人那双桃花眼笑眯着,都快成一条缝了。

一巴掌一巴掌的往阿柒胳膊肘上拍,“是啊,爷饿了,回府就割了你这身膘下酒吃!”

“别!别介啊!二爷,你就当卑职没说过成不成!”

“找出那女人,找不出自个儿滚去厨房灶台上躺着!”

……

迟柔柔是在一阵摇晃中醒来的。

边上还有个嘤嘤啜泣声。

“你嘤什么嘤,嘤~”她睁眼暴躁开口,然后更暴躁了。

这该死的嘤嘤嗓,好气人哦!

明明是凶巴巴的语气,张嘴就成了撒娇。

“二姑娘,你可算是醒了!”

入眼是一张算不上陌生的脸,迟柔柔环顾了眼,不曾想自己醒来后竟是在马车上。

而面朝她说话的女子名叫云英,乃是她的贴身侍婢。

眼下这一幕,有点熟悉啊……

迟柔柔仔细翻了翻自个儿那尘封千年的记忆。

印象中是有这么一段事儿,她十六岁那年去乡下庄子避暑,回京路上遇上劫匪。

怎么逃脱的不记得了,反正高烧了几日,醒来就在家中。

但就是这出事儿一闹,她的名声却全给毁了。

女儿家落到劫匪手里,纵然给救回来,还清白还能在?

三人成虎,流言沸不可止,谁家还会要一个没了清白的儿媳,也多亏了这声名狼藉,让她到死都是个单身老姑娘!

迟柔柔皱了皱眉,怎偏偏回到这时候?

云英见她沉默不语,脸色难看,又抽了抽鼻子道:

“二姑娘能活下来已是万幸,就莫再想那些伤心事了,可恨那些杀千刀的劫匪,竟叫他们跑了……呜呜呜……”

迟柔柔听她呜呜完,眉梢一挑。

“哭的这么伤心,好像被掳的是你一般。”

云英哭声一滞,愕然的看着她:“二、二姑娘这是什么话……”

迟柔柔懒洋洋的笑着,“你说的那些伤心事又是什么事?”

云英欲言又止,眼神在迟柔柔身上转圈。

一个女儿家被劫匪掳走,会发生什么还用得着想?

更别说他们找到迟柔柔时,她还衣衫不整的,显然是被那什么了……

“你,蹲到车门边上去。”迟柔柔手一指。

云英不明所以,还是依言蹲了过去。

“二姑娘,奴婢……啊呀!”

云英一声惨叫,迟柔柔抬脚就把她给踹下了车。

老身跟前抖机灵,踹不死你!

云英被踹下去,马车都跟着一顿。

紧接着,迟柔柔娇里娇气的声音传出来:“停什么停,回府!”

云英被踹下马摔得好不狼狈,她看着渐行渐远的马车,忍痛追了上去,眼神闪烁不定。

这个娇气包莫不是知道了什么?

平时遇到事她只会嘤嘤嘤,今儿她死里逃生后,怎么像变了性子?

马车里,迟柔柔挠着脖子,这该死的嘤嘤嗓啊,简直有损她的王霸之气!

不过,真的重生回来了吗?

她眸子阴晴不定。

深吸了几口气,须臾过后,她彻底镇定了下来。

十六岁时候的自个儿,有什么来着?

爹娘是早死了,但是大哥还在啊!

她的大哥!

她儿时的大树。

忽然间,迟柔柔觉得回到十六岁也挺好,除了依旧是僵尸这个狗屎设定外……

胸膛前的血口已自动愈合了,这是僵尸自我的修复能力。

迟柔柔眯着眼,有个问题想不明白。

是她记忆除了毛病,还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何这次重生回来,她睁眼就是僵尸?

马车内忽然响起一声娇里娇气的怒骂。

“阿西八嘤!”

想当个人怎么就那么难!

啊!这该死的嘤嘤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这个王爷命太硬,得盘!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