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

《316619》姜澄池遇时第22章完结在线

2022-08-03 06:29:13《316619》姜澄池遇时宁愿长生b

小说简介:《316619》姜澄池遇时是著名作者宁愿长生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小说结局究竟会如何发展,让我们一起...

《316619》姜澄池遇时第22章完结在线

第二章 我还有个未婚夫?

第二章我还有个未婚夫?

江城,南山,山顶别墅。

山腰的雾气还没有散去,透过别墅顶楼的落地窗,还看不清城市的轮廓。

单柔慵懒的从水床上醒来,玉臂伸了个懒腰,长腿踢开丝被,小裤包裹的美好臀线,在窗外阳光照射下,显得精致而诱人。

“大早上的,谁给我发消息啊?”

单柔的声音酥到了骨头里,再配上充满媚意的脸蛋,微微自然翘起的红唇,还有轻薄吊带睡衣包裹的放松绵软身体……若是有男人在此,绝对会为她而疯狂!

“千雪?给我发了张……PS的婚书?”

在看到手机里的照片后,单柔媚意的脸上露出一丝娇笑,拨通了苏千雪的电话。

“什么?千雪你到江城了?”

“婚书是真的?”

“你的意思是,我还有个未婚夫?”

电话里,单柔的声音从娇媚,变得疑惑,继而惊讶如见鬼。

……

房间里,晕倒的宁尘,很快陷入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仿佛是梦境,又仿佛是真实存在。

在这片白茫茫的世界中,一个身影缓缓出现。

他鹤发童颜,道骨仙风,仿佛天上的老神仙一般。

“爷爷!”

宁尘顿时大喊一声。

虽然在他几岁的时候,爷爷就失踪了,但他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个道骨仙风的老者,就是他的爷爷!

“爷爷!我好想你!”

宁尘急切的道。

这时,苍老的声音响起。

“小尘,拿到这枚玉佩,看来你也已经成年,那你便可以接过宁家的传承了……”

“记得,你是爷爷的孙子,是你爸的儿子,你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我和你爸,都期待着,亲眼看到你的那一天……”

话音落下,身影也缓缓消失。

一股庞大的信息流,如银河落九天一般,疯狂涌入宁尘的脑海,有玄门医术,有道门法术,更有那修仙秘术……

这股信息流太过庞大,让宁尘瞬间陷入其中。

而他的小腹丹田里,也出现了一股青色的气流,如游龙般起伏不定。

铃铃铃……

一阵手机铃声,让宁尘醒了过来。

“小尘,你快到琳琳家来,有个男人要强--暴琳琳!”

“快放开我儿媳妇!我跟你拼了!”

“谁是你儿媳妇?老不死的东西,给我滚出去!”

“强--暴?老不死的,你他妈有病吧?滚蛋吧!”

啪!!!

电话里,传来秦月淑悲愤的声音,还有何琳和王明峰的辱骂声,以及一记狠厉的耳光声!

随后,电话挂断。

嘭!

宁尘轰然捏碎手机,双眼血红,爬起身来,拔腿就冲出门外。

二十年前,爷爷离开时,把只有几岁的宁尘交给了养母秦月淑。

这二十年来,秦月淑把宁尘养大,她对宁尘比亲生儿子还亲,宁尘也把秦月淑当成是亲生母亲一般!

王明峰和何琳,这对奸夫银妇,竟敢打他的母亲!

不能饶恕!!

……

“总之,柔柔,这件事你可得好好感谢一下我,要不然,你说不定哪天,就会被这小子拿着婚书上门求亲呢……好了,一会儿我就拿着婚书过来找你。”

车里,苏千雪跟单柔说了一会儿,挂了电话,就看到宁尘急匆匆的跑下楼来,朝着远处狂奔而去。

她疑惑的皱了皱眉头,“大军,跟上去看看。”

“是,小姐。”

保镖点点头,发动汽车,跟了上去。

……

宁尘很快跑到了何琳家附近。

何琳家住一楼,宁尘远远隔着上百米,看到门口的情形,顿时目眦欲裂!

只见年迈的养母秦月淑,正被王明峰一巴掌抽翻在地,然后用膝盖跪压在她胸口,抬手就不停的抽.打着耳光。

啪啪啪!

一连七八个耳光打在秦月淑脸上,打得她两边脸都红肿起来,嘴角更是溢出鲜血!

而何琳,则是在一旁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一切,娇声道:“亲爱的,别打了,再打脏了你的手,让你养的大黑来吧。”

大黑是王明峰养的一条恶狗,平时都是用带血的生肉喂养。

“大黑?好!”

王明峰狞笑一声,解开一旁拴着大黑的绳子。

这条恶狗立刻冲了过来,直接扑在了秦月淑身上。

恶狗嘴里的口水长长滴落在秦月淑脸上,血盆大口张开,锋利的尖牙露出,就要朝秦月淑脖子咬去!

“哈哈哈!老不死的东西,你擅闯民宅,我今天就是放狗把你咬死了,那也是正当防卫!”

王明峰得意大笑着。

“该死的!给我住手啊!!!”

已经冲到几十米外的宁尘,顿时声嘶力竭的狂吼,愤怒如火山爆发,大步冲过来,抬起脚,狠狠朝那恶狗脑袋踢去!

呼!

体内丹田处,那丝青色的气流突然疯狂运转!

宁尘浑身瞬间充满力量,比他平时的力量要大了好几倍!

嘭!

宁尘猛地一脚,踢得那恶狗如炮弹般倒飞出去,撞在墙壁上,哀鸣一声,当场死掉。

恶狗的整个狗头,被宁尘直接踢爆成肉酱,狗血沾满墙壁。

“嗬……”

王明峰顿时脸色发白,惊恐不已。

宁尘连忙扶起秦月淑,急切道:“妈,你怎么样?”

“妈没事,小尘啊,你,你跟琳琳这是怎么了啊?”秦月淑顾不得身上疼痛,焦急的问道。

“宁尘,你来得正好,赶紧把你妈这个老不死的神经病带走!我好好的跟王少在家里恩爱呢,这个神经病竟然闯进我家打人!真是条老疯狗!”

何琳厌恶之极的指着秦月淑道。

她身上穿着一件又薄又露的丝质睡衣,性感如魔鬼。

但宁尘现在看着她,只觉得恶心!

这时,王明峰也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指着宁尘的鼻子尖叫道:“你敢踢死老子的狗?赔钱!我告诉你,老子这条狗价值三十万,你今天要是不赔钱,你和你这个老不死的妈,你们两都别想走!”

“对,你们必须赔钱!三十万!”

何琳也立刻大声道。

“什么?三十万?”

秦月淑顿时大惊失色,三十万对大户人家来说可能不算多,但对她和宁尘来说,却是一个天文数字!

秦月淑看向何琳哀求道:“琳琳,不管怎么说,你也曾经跟小尘是男女朋友,阿姨求你,帮忙求求情好不好?”

“求情?呵呵,那就让你儿子跪下来求情好了。”何琳笑着道。

“你儿子要不跪的话,你就帮他跪吧,跪下来,从我身下爬过去,我就不要你们赔这三十万了,要不然,我就找人打断你儿子的手脚,就像他打死我的狗那样打!哈哈哈哈!”

王明峰也是得意笑着,岔开腿,一手指着脚下,一手指着秦月淑,哈哈大笑。

秦月淑畏惧不已,身体颤抖,两脚一软,就要跪下。

宁尘则是双手握紧拳头,双眼射出冷冽的光芒,看向王明峰,就好像看着刚刚被他一脚踢死的恶狗!

“什么?换血?”苏千雪顿时一惊。

床上的单柔也是吓得连连摇头,虚弱的道:“我不换血......宁尘......请你再帮我治病吧,就像昨天那样......”

单柔说完,让苏千雪把戴梁赶下二楼去。

戴梁自己差点闯祸,想着甩锅给宁尘,便快步走下楼去。

随后,单柔就要伸手撩起衣服,露出小腹。

“不用了。”

宁尘却是阻止道。

然后把黑色的锅巴递到单柔面前,“昨天只是权宜之计,我才需要用手按住你的小腹,今天既然有药,你吃了这药就行了。”

“你这所谓的药,到底是什么东西?”苏千雪皱眉问道。

有了戴梁的前车之鉴,再加上这药锅巴的卖相实在太差,所以她始终有些怀疑。

“千雪,没事的,这药就算没效果,也总不至于有毒。”

单柔摇摇头,从宁尘手里接过那块药锅巴,便放进嘴里,嚼了几下后,喝了杯水吞下去。

昨天的经历,让她对宁尘有了信任。

再加上,一边是换血这种可怕的事,一边是吃一块药锅巴,那她当然会选择后者。

单柔吃下这块药锅巴以后,脸上的潮.红飞快消散,身上的滚烫也降下温度,呼吸也变得轻松起来......

很快,单柔便觉得浑身轻松,从床上站起身来,仔细感觉一番,惊喜道:

“我的病......好了?”

宁尘也松了口气,道:“还不算彻底好,这药得连吃三天,才能保证再也不复发。”

“宁尘,这药......真的是你用那些药材,刚刚熬制的?”单柔激动的问。

“还不是太熟练,原本熬制出来应该是药丸的,结果变成了药锅巴。”

宁尘有些尴尬的道。

“没事没事,管他药丸还是药锅巴,能治病就是好药!”

单柔一把抓住宁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316619》姜澄池遇时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