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

《逃荒:她从空间掏出千万物资》朱珠韩石第92章完结在线

2022-08-03 06:53:16《逃荒:她从空间掏出千万物资》朱珠韩石专心搞钱的哈哈怪yg

小说简介:《逃荒:她从空间掏出千万物资》朱珠韩石是作者专心搞钱的哈哈怪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我怀孕了,孩子父亲是个纸人。...

《逃荒:她从空间掏出千万物资》朱珠韩石第92章完结在线

 

第8章 烟生魂,学看香

“莲莲,你刚才叫什么呢?”

一听是我爸的声音,我立马松了神,回头啧了一声,看我爸:“爸,你听过一句话没?”

我爸朝我皱眉,我接着刚才的话头继续往下说:“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话被我爸听了去,他眉头一横,“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说吧,你去送货的时候碰到了什么?”

我略略舌头,将在饭店碰到的事情如实告诉了我爸。我爸听完后,将我从电脑前拉开,自己坐在椅子上,重新播放着监控录像。

监控录像和我看到的那个完全不同,它没有我后面看到的那个纸人脸,也没有我听到的那阵阴森的笑声。

我爸把电脑关了后,一连叹了好几口气,然后跟我说:“那二十万冥币也送过来了,这笔买卖也算是结束了,其他的不用去管。”

说完以后,他又抬头,唉声叹气地道:“终究是躲不过啊!”

什么躲不过?我正好奇呢,却被我爸拉着离开书房,拉到我妈放香的香房,丢给我一个不锈钢盆。

“等你妈点香回来了,你配合她,把那三十万冥币给烧了。”我爸拍拍我的肩头,严肃地对我说:“冥币烧完了,这件事也就彻底结束了。”

我还没来得及问那三十万冥币放哪,我爸便离开了香房,留我一个人和一个不锈钢盆,还有满屋子的香。

我爸离开没多久,我妈就拎着沉甸甸的两个塑料袋,胳膊肘内侧还夹着小香炉,慢吞吞地朝香屋走来。

看见我站在原地吃惊,我妈瞪了我一眼,朝我吼:“任莲,你往哪儿杵着干嘛?不知道过来帮忙拿东西昂?”

被我妈这么一吼,我狗腿似的跑过去,接过她手头的一个塑料袋和那个小香炉。

好奇地打开塑料袋看了一眼,里面全是冥币,一沓紧紧地挨着一沓。

东西放在桌子上以后,我妈拿起那个香炉,从里面抓了把香灰,趁我不注意抹在我脸上。

“你别把香灰给弄下去。”我妈同样也往自己脸上抹了香灰,随后走到一旁,抽出几根香点燃。

点香之前,她回头看了我一眼,吩咐我:“先往盆里放三沓冥币,等我把香插好后,你再点火。”

从塑料袋里挑出三沓冥币,我将他们扔到盆里后,去看我妈。

我妈举着香对着四面八方拜了拜,随后插到面前的香炉里。

见状,我赶紧拿起洋火,点着后扔到盆里。

我妈看着香头上升起的烟在空中盘旋,然后端起香炉,转过身来看着我:“继续放。”

我又从塑料袋里拿出几沓冥币,一沓又一沓地扔进去。

香烟在空中打着转儿,随着我往盆里扔冥币的动作汇聚在一起,缓缓勾勒出一个人形。

我妈对着那汇聚在一起的香轻轻一吹,那人形变得渐渐清晰了。

那由香汇聚成的人形,慢慢变黑。

等香停止不动以后,我才看清那人形的真实模样。

这不是我那天晚上做梦梦到的那个戴口罩的鬼吗?

我下意识地想要说我,我妈却怒视我一眼,冷声道:“闭嘴!”

连忙将未说出口的话憋回去,继续往盆里烧冥币。

等那三十万的冥币烧完以后,我发现那个由香汇聚成的鬼渐渐地长出来了一对角。

鬼还有角?那这鬼生前……是个妖怪?

正当我想着呢,我妈一把掐灭了香炉的香,那个鬼也随着香烟消散在空中。

她将香炉放回到桌子上,如释重负地吐出一口气后,不停地咳嗽着。

“纸,莲莲你去……咳咳,你去架子上拿张黄纸。”我妈捂住嘴,咳嗽声不止。

我连忙去拿了张黄纸,递给我妈。我妈接过以后,用黄纸挡住嘴,重重地咳了一声,随后又将黄纸包成一团,丢进还冒着火花的盆里。

‘哇’的一声,丢到盆里的那个黄纸团眨眼间变成了灰。

“冥币也烧完了,你去跟你爸说一声,我先把屋里落的这灰扫了。”我妈的状态又恢复到从前,见我还没走,她逮着我又骂了我一顿。

“一天天的光知道往家里头添乱,连点活都不干。”我妈瞪了我一眼,腰一叉:“你还往这儿杵着干嘛?赶紧滚。”

被我妈骂出香屋以后,我找我爸说了一声,然后回屋去睡觉。

刚进屋,就看见白衍之脸色不悦地躺在我床上,看着我:“还知道回来?”

明明屋里开得空调温度不低,可偏偏还是很冷。

搓了搓胳膊,我缩着脖子,有点不自在地道:“我刚才陪我妈烧东西了,这才回来晚了。”

白衍之哼了声,胳膊撑着枕头起身,命令我:“过来。”

走过去以后,就被白衍之拉到了怀中,让我坐在他的腿上。

他将手探到衣服里面,指尖摩挲着肚子,然后问我:“今天没供香?”

我想了想,对他摇头。

今天连饭都没怎么吃,哪有时间供香啊!

“以后别忘了。”白衍之抬头看了我一眼,说:“有时间跟你娘学学看香。”

我去跟我妈学?我抬手指了指我自己,随后赶紧摇头:“我妈不会教我的。”

以前我跟我妈开口说过,但我妈不同意,说我不是看香的料,学会了也只会砸她的招牌。

我们扎纸这一行,除我以外,人人都会点阴阳术法什么的,就比如我爸,还有我爷爷。

他们父子老俩走的是阴阳风水,闲来没事的时候,就帮别人看看风水穴位啊,帮小孩收个魂啊什么的。

白衍之抱着我往身后的大床上一趟,随后一个翻身将我压在下边,语气虽暧昧可说的全是正经话:“你娘明天就会教你。”

白衍之的话很灵,第二天我给肚子里的孩子供完香,我妈拿着一本书就找我来了,说让我把那本书的东西都背下来。

看着手中这本和钢镚厚的书,我咽了口唾沫,半信半疑地问她:“都背下来?”

“你不背下来你以后去看香还对着书一个一个找啊?”我妈反问我,指着我手中那本泛黄的书,说着她之前学看香的事情。

“当初我跟你姥姥学看香的时候,好几本这么厚的书,你姥姥让我三天给背下来……”我妈喋喋不休地说着,越说越上劲。

最后听我都烦了,也不怕被她说了,打岔道:“妈妈妈,行了行了,你在说我就没时间背了。”

翻着手中那本书,上面全是字,密密麻麻地看我头疼。

我妈给我的这本书,写得东西很全,神位点火明暗曲直什么都有写。

又往后翻了翻,后面写的是香号。

我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扭过头来对我说:“如果看香学不会,你过阴也行,毕竟你出生的时候,没哭。”

过阴有两种,一种是拜鬼神为师,当阳差;第二种就是自己去下边。两种都是找去世的亲人问事传话。

不过这第二种比较凶险,稍有不慎就被困在下头回不来了。

我妈跟我讲完以后,转头对我说:“你先看吧,下午有人会来找我看香,到时候我叫你。”

为了能看清那本书,我特意去买了个放大镜,一上午将自己关在屋子里,看那本书。

下午我去看店的时候,柜台上放着的座机响起,接听后听对方是来找我妈看香的,我喊来了我妈。

我妈和对面那个女人说完后,让我在店里等着那个女顾客来,她去准备东西。   

我点点头,随后继续看我妈给我的那本香谱。

眼前的光突然被人挡住了,我抬头一看,发现是一个长相清纯,扎着两个麻花辫的小妹妹。

她胆子似乎很小,看到两边摆放的样品纸人后,身子不停地发抖。

“小妹妹,”我喊了她一声,问她:“你来我这儿是买纸人的?”

清纯妹妹摇摇头,声音娇软发颤:“我……我是来找孙姨看香的……”

;

我点点头,让她坐在一边,“你先在这儿等会,我去叫我妈。”

刚起身从柜台后离开,那清纯小妹妹直接跟了过来,“姐姐,我能不能跟着你一起去找孙姨?”

我答应了,带着她去楼上找我妈。

我妈正悠闲地坐在沙发上磕瓜子看电视剧呢,像是忘了自己今天要看香。

见我来了,我妈瞄了我一眼,“你带她先去屋里烧两片香纸,等我看完这集再去。”

我无语地回了她一个眼神,回头问那个清纯小妹妹:“带香纸了吗?”

清纯小妹妹冲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逃荒:她从空间掏出千万物资》朱珠韩石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