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

许柠薄雲深《蚀骨情深:薄总,夫人罪不至死》小说全文阅读

2022-08-03 06:55:56许柠薄雲深《蚀骨情深:薄总,夫人罪不至死》妖刀b

小说简介:许柠薄雲深《蚀骨情深:薄总,夫人罪不至死》小说简介:小说主角是许柠薄雲深《蚀骨情深:薄总,夫人罪不至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妖刀写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善用伏笔,使人回味无穷,极佳好文。值得推荐。穿越大夏成为皇帝,但权臣当...

许柠薄雲深《蚀骨情深:薄总,夫人罪不至死》小说全文阅读

冤有头债有主

翌日清晨。

金辉洒落在皇宫的广场之上,格外和煦,冲刷走了昨夜在这里被处死将领的血迹,但却依旧冲刷不了那股杀气。

一夜之间,宰相谋反,被关天牢,生死未卜。

右大营大将军韩擒虎参与谋反,被连夜处死,被抄家不说,一家老小流放的流放,砍头的砍头。

被牵连的大小官员及将领,基本上都是最惨的结局。

这一次杀的人,比刺杀一案死的人还要多!

这些消息传出,迅速引爆了整个帝都!

皇宫门口,悬挂的人头血都未流尽!

所有大臣上早朝,都看见了那些头颅,一个个忌讳莫深,谈虎色变。

这大夏,这朝堂,肃杀气氛弥漫!

有心人都能看出,这是皇帝与王氏集团的角逐。

这大夏,要变天了啊!

秦云以极其威严,健硕的状态,重新出现在了太极殿。

哪仪态,根本没有病危二字的苗头。

王渭只看了一眼,便闭上双眼站在右侧,心中复杂至极,自己被骗了,陛下根本没病危!

朝中大臣,更是无一人敢说话。

谋反啊,证据确凿,哪个敢参言。

秦云的双眼扫视下方,最后看向王渭,充满了冷意。

没有证据,拿他是真没有办法。

这个早朝,大殿一片死寂,人人自危。

谋反这样的事,一旦发生就是牵连甚广。

王渭没有发表任何意见,甚至连林长书的死活都丝毫不关心,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

秦云当朝,撤了十几位官员,算是林长书以前的手下,也属于王家阵营。

然后将宰相这个权力抓到了自己的手上,说暂时不会立相。

“陛下,老臣以为宰相谋反,应诛九族!”

魏征站了出来,脸上是极度的愤怒,对于林长书相当不耻。

秦云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王渭,淡淡道:“谋反一事,还有同党,朕会亲自审理的,这一点就不劳魏爱卿费心了。”

朝中不少大臣变连了脸色。

尤其王氏集团!

“就这样吧,刑部,你们给朕好好的审问那些从犯,问出一个就抓一个!”

“朕有些乏了,众卿家就散了吧。”

秦云站起来,直接离开,没有想象中的大发雷霆,反倒是无比轻快。

因为说到底,这场谋反都是他布的局。

而王渭一方才是被动的上钩。

他走出一段距离,突然停下来,看向跪俯的众多大臣。

意味深长的笑道:“冤有头债有主,诸位爱卿只要不犯事,朕是不会胡乱处置人的。”

“倘如你们之中有亏心者,那便来御书房找朕主动承认错误,态度诚恳者,朕可予以戴罪立功。”

话音一落,众大臣低头面面相觑,看一眼王渭,心中复杂的考量了起来。

王渭目光深沉,看着秦云背影暗道:“好一招釜底抽薪,这下,估计朝中两面派的大臣都要倒向陛下。”

“九王爷说的没错,陛下起势了,不好对付了。”

“今后,恐怕要韬光养晦,小心行事了。”

……

离开太极殿。

秦云来到御书房,这里有一个人在等他。

这个人,就是林长书的发妻,郑如玉,一个妥妥的贵族女子。

不过三十,正是一个女人最好的年纪,风韵犹存,唇红齿白,又有一种少女感,气质跟裴瑶有几分相似。

秦云之所以让人带她来御书房,是因为昨夜丰老带人去林家,却发现林府少了一个人。

正是那个林长书最喜爱的夏烟,神秘失踪了。

他怀疑,就是王渭派人干的,所以想要从郑如玉哪里了解到一些东西。

“罪妇,拜见陛下!”

郑如玉的声音很好听,如黄鹂啼叫,但却带着一丝紧张和惶恐。

她以额头贴地,长跪不起。

秦云坐在龙椅上,淡淡道:“朕问你一些话,你如实回答,胆敢隐瞒,后果不需要朕来多说。”

郑如玉面色一苦,眉眼间有一种凄凉。

“是,陛下,罪妇知道。”

秦云继续道:“朕问你,林府的那个夏烟是怎么回事?她为何神秘失踪?什么时候消失的。”

郑如玉道:“回陛下,昨夜谋反之前,她就提前借故离开了林家。”

秦云皱眉:“她自己离开的?”

“嗯。”郑如玉微微颔首。

这时候,丰老上前,贴在秦云耳边道:“陛下,老奴审问得知,林长书独宠那个夏烟,之所以娶郑如玉,纯粹是为了借助郑家的权势,往上爬罢了。”

“二人成婚多年,但听林家下人说,林长书甚至都没有进过郑如玉的屋。”

“昨夜天牢严刑拷打林长书,他也一句话都不说,只怕他是知道夏烟已经安全离开,所以才会如此嘴硬。”

闻言,秦云嘴角抽了一下。

这林长书只怕也是脑子被门夹了吧,这么漂亮的妻子不在乎,居然只在乎一个小妾的生死。

为了小妾的安全,连整个林家都不管了。

秦云的目光落在郑如玉的身上,又道:“那你可知道林长书的门客,党羽都还有谁?在谋反前,林长书又秘密接见了谁?”

郑如玉面色凄凉,擦了擦眼泪道:“陛下,罪妇不是不说,只是确实不知道。”

“他虽是我名义上的夫君,但实际上他并不待见我,还因为夏烟的事,记恨上了我和郑家。”

“后来,他做了宰相,更是变本加厉,将那个青楼女子接回了家,为此,我甚至差点被他休掉。”

“这么多年,我也从来不知道他的私事,正堂更不是我可以涉足的地方,所以罪妇真的不知情。”

秦云微微蹙眉,恐吓道:“你应该知道林长书的罪是有多大,按律法,当诛九族!”

“别说是你,还有你背后的河北郑家,也当全部抄家问斩!”

郑如玉鹅蛋脸瞬间惨白,差点晕了过去。

她跪在地上,不断磕头,哭诉道:“陛下,罪妇深知罪孽深重,不求饶恕,但罪妇的娘家郑家可是老实本分的家族,没有半点造反的心啊。”

“请陛下明察,给郑家一个机会吧!”

秦云挑眉:“想要郑家平安无事,那就如实招来!”

“罪妇真的不知道啊,罪妇只知道他前几夜很晚才回来,至于见了什么人,罪妇真的一无所知,还请陛下明察。”

郑如玉额头磕地,磕到白皙的额头都通红。

秦云看了她几眼,心中叹一口气,只怕这女人是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了。

或许夏烟能知道一些关于刺杀一案和谋反的事,但她却无影无踪了,这也导致了逼问林长书,毫无进展。

“你抬起头来。”秦云的目光落在她淡青色的华服上,身材很好,特别是腿,很修长。

视一眼,立刻就揣摩出了圣意。

“陛下,既然问不出什么,不如择日在问吧?暂且将她收押在宫里。”丰老拱手道。

喜公公也是站出来弯腰道:“陛下,这件事交给奴才来做吧。”

收押在宫里,这五个字深意满满啊。

郑如玉脸上闪过一丝羞色,紧张又不知道怎么办好,便低下了脑袋,脑中胡思乱想。

秦云一脸的不好意思,这点小心思,咋这么快就让身边近臣揣测到了?

许柠薄雲深《蚀骨情深:薄总,夫人罪不至死》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