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

完结小说排行夫君娇养手册精彩试读

2022-12-08 17:25:35夫君娇养手册闲人有鱼zzy

小说简介:闲人有鱼写的《夫君娇养手册》真的是很值得一看的一部小说,看完之后姜阮慕容澜的形象和故事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故事情节十分完整,《夫君娇养手册》中主要人物姜阮慕容澜被闲人有鱼写的真实细腻,《夫君娇养手册》她是威风赫...

完结小说排行夫君娇养手册精彩试读

 

第15章 帝王心思

这贱妇仗着自己出身高贵处处对自己大不敬,既然是这样那她也不需要给这个贱妇留面子!

“苏嬷嬷,给我去二皇子府传本宫的旨意,明日让柳侧妃进宫一趟,正好我们婆媳两也很久没有说一说体己话了。”舒妃的脸上闪过一丝的阴狠。

苏嬷嬷知道舒妃这是要和柳侧妃算账,而她本来也看柳明月不爽自然也是十分乐意去二皇子府走一趟的。

哼,柳明月算是什么东西,不过就是仗着自己的母家有一点权势罢了,可怜自己的女儿与二殿下青梅竹马之前就这样被那个贱妇折辱赶出二皇子府,这让她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这次她一定要说服舒妃娘娘多把柳侧妃留在宫里多折磨几天才行。

皆时,她在把自己的女儿送进二皇子府,她不信她的女儿长得那么的姣美二皇子会不动心,这天底下就没有不偷腥的猫,她相信只要自己的女儿稍加诱惑二皇子一定会成为她的裙下之臣的。

到时候她再为二殿下生个一儿半女,就没有柳明月这个贱妇什么事情了。

可目前似乎还差一个契机,若是娘娘把侧妃召进宫的话,这说不定是一个良机。

出身高贵又怎么样?没有孩子还是老死后院的命。

随后,苏嬷嬷就带着自己美好的计划去了二皇子府传旨。

而此刻乾安殿的偏殿,帝王已经换下了自己身上繁重的朝服身穿一身常服给床上的姜阮擦拭她头上的汗珠。

而姜阮似乎睡得很不好嘴里一直在呓语。

皇帝看着这样的姜阮嘴角轻抬。

像,实在是太像了,她睡得不舒服的时候也是这样,真不愧是母女。

擦完汗以后皇帝看着姜阮身上染血的莲华裙皱眉。

太监明白了他的意思往外面招了招手,不多时就有一个小宫女端着一个托盘进来。

托盘里是一袭紫色的宫装还有相应的配对首饰,若是没有莲华裙的衬托折袭宫装尚可,有了莲华裙的衬托以后这宫装黯然失色下来。

什么时候宫里的衣裳居然这样的艳俗了?

宫女看着皇帝似乎有点不满的神色顿时惶恐起来,要知道眼前的这位帝王根本没有看起来这样好相处。

“罢了,就给她换上这身衣裳吧,暂且委屈她一下,记得把她身上的裙子洗干净,让宫里的尚衣局用最好的料子赶出几身来。”

随后,帝王走出了偏殿,顿时,GG和送衣服的宫女都松了一口气。

“以后当差小心点,不然一不小心就给别人当了靶子。”GG像是在提醒小宫女又是像在提醒自己。

“好生伺候这位姑娘,定然少不了属于你的好处。”GG拍了拍小宫女的肩,随后也出了宫殿。

皇帝并没有走远就在自己乾安殿的小书房。

洪GG走了进去悄悄的在皇帝的桌子边放了一杯参茶。

“皇上,您辛苦一上午了,喝一口参茶歇一歇吧。”

帝王放下自己手中的图纸,喝了口参茶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随后又坐好看向洪GG问:“德全,你说朕这样做她会喜欢么?”皇帝的眼神迷茫像是问洪德全又是问自己。

其实皇帝的心里真的是很明白,姜阮不是她,他的这些东西姜阮应当不会喜欢。

可偏偏姜阮像极了她,让他忍不住的想要把她留下。

而且姜阮还是那人的女儿,骨子里和她一样爱极了自由,京城这四四方方的天她怎么会喜欢呢?

这红墙绿瓦的光鲜亮丽之下有着说不清的肮脏与算计,莫说是姜阮不喜欢就是他自己都想要逃离这里。

当真是讽刺年少认为皇帝好,错把自由当根草,这不仅让自己失去了自由,也让自己失去了自己最爱的人,权力带给自己的是什么呢?帝王的眼神里有过一丝的迷茫。

可即使知道她不喜欢他,他还是要把她留在这里,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余下的时间他只想要和她度过。

姜阮是她的女儿代替她陪着自己倒是也无可厚非,可姜阮也像武威侯,每次他看见姜阮这张和她相似的脸和她像极了武威侯的脾气,他的心里就很矛盾,尤其是姜阮极其的出色。

本来想着把姜阮赐给太子毕竟太子是最像自己的一个儿子,可姜阮身上背负的东西注定让她不能和太子在一起,自己虽然满意太子可是要是真的把姜阮赐给太子难免太子生出一些不该有的心思。

虽然说自己百年以后皇位一定是太子的,前提是自己一定要是寿终正寝,至于把姜阮赐婚给二皇子本来也是权宜之计,却没想到自己这个二儿子的心那么大,看来是时候应该敲打一下了。

“洪德全,你去二皇子府宣朕的旨意,即日起二皇子撤销在朝阳上的一切政务,专心的跟着翰林院编写史书就可以了。”

自自己上了年纪以后,自己的这些儿子的心思愈加的活泛,是时候应该敲打一下了。

洪德全的心里了然,近来二殿下的一些小动作他也是知道的,以往皇帝明明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看着自己的这些儿子争斗。

毕竟,皇室里面向来都是先君臣后父子,他的这些儿子争斗的越凶也就有利于发掘自己的能力,只要是不涉及到儿子们的生命皇帝也就当他们小打小闹罢了。

而今陛下一下子断了二皇子的希望,可见是真的生气了。

洪德全去二皇子府宣旨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同来二皇子府传舒妃意思的苏嬷嬷,二人互相点头问好以后就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可二人走了以后得二皇子府却是愁云惨淡,二皇子不可思议的瘫在地上,父皇居然不让他参政了?可他明明才把自己认为最重要的女人送给自己的父皇,按理来说父皇应该是派专人过来好好的安抚一下自己才是。

而自己此刻应该是春风得意,而不是像一只死狗一样被夺了权力在家!

是老三还是姜阮在背后捣鬼?二皇子的内心一下子变得恐慌起来。

自己堂堂一个皇子怎么会被自己的父皇剥夺参政的资格,让老大老三看自己的笑话,当真是可恶至极!

而苏嬷嬷走了以后柳明月的院子里面也是愁云惨淡,柳嬷嬷爱怜的看着自家的小姐,毕竟,舒妃娘娘每次宣小姐进宫都不是什么好事。

可柳明月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那么多年无论自己怎么做苏氏都不曾给过自己好脸色,她也想明白不再伏低做小讨好自己这个压根就看不起自己的婆婆。

有些人她看不起你,你就算是对她再好也没有用,她看不见你的好,相反你要是有一点做的不好就会被她放大无数倍,你永远交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恰好,苏氏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苏氏总觉得自己仗着出身娇蛮配不上他的儿子,可她也不想一箱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的“娇蛮”,老说自己仗着家世欺负她的皇儿,可自己好歹也是有这个家世,这个资本是不是?

自己的父亲是阁老,母亲的外祖母是长公主,而苏氏只是一个五品官的女儿,论家世自己为什么没有骄傲的资本?

反正自己现在对君若云也没有什么感情了,苏氏召自己进宫无疑是给她自己添堵。

倒是这个姜阮是一个有手段的,比她那个只会撒娇耍小心思的妹妹要强,一出手就把二皇子那么多年的谋划给打乱了,自己实在是佩服至极。

若是做人都可以像她这样爽快就好了,不知不觉间柳明月又想到几年前自己遇到的那个救了自己性命的白衣男子,他当时也是告诫自己要是有人欺负自己那就欺负回去,想到白衣男子柳明月的心里顿时又充满希望。

淑芳殿里,舒妃听到自己的儿子被赶去编史书的时候她几乎是把房间里面能砸的东西都砸了一个干净。

先是把自己的准EX弄进只有皇后才可以住的偏殿,继而又躲了儿子的权力皇上到底想要干什么?

而皇后那边听见这个事情也是吃了一惊,皇上这次做的实在是过火了一些,毕竟,云儿那孩子在自己看来还是不错的,不过相较于舒妃皇后的态度要稳上许多。

“嬷嬷,随本宫去见一趟皇上吧,陛下这次对舒妃母子实在是太狠了一些。”

“诺。”

而此刻的舒妃衣饰凌乱,就连她精心化的妆容也花了,可这些她都不在意了,她的眼里只剩下浓浓的恨意。

皇上待他们母子何其薄也!

苏嬷嬷看着眼神癫狂的舒妃忍不住出声劝慰:“小姐,有什么事情咱们先从地上起来再说,毕竟,身体才是最要紧的!”

随后苏嬷嬷就过去把舒妃从一堆狼藉里面拖出来。

“嬷嬷,我恨!”舒妃咬牙切齿的说。

“娘娘,殿下定然是被人陷害的,娘娘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体这样才可以为殿下继续争取啊!”苏嬷嬷苦口婆心的劝慰。

二皇子现在成为这个样子苏嬷嬷的心里其实也很不好受,毕竟,她还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二皇子,可是,如果二皇子一辈子就只能做一个闲散的王爷,自己的女儿嫁过去她是不乐意的,毕竟王爷的侍妾和宫里的妃子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

就算是侧妃也没有宫里的妃子气派。

而且自己现在和舒妃是一个船上的蚂蚱,也帮她做过不少的恶事,如果有一天舒妃败了她势必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所以,一定要让舒妃打起精神来。

“娘娘,要不咱们去求一下陛下,二殿下毕竟也是自尊心比较强的人,遇到这件事难免会伤心,咱们要不去求一下陛下,老奴也已经让自己的女儿去二皇子府照顾殿下了,那丫头虽然不伶俐可与殿下毕竟是从小长大的缘分,看着还是顺眼一些的。”

舒妃何尝不知道这些年苏嬷嬷的女儿对自己的儿子是什么心思,可苏嬷嬷的女儿出身毕竟不是那么的好看,所以,她也就是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可如今苏嬷嬷的这个做法倒是让舒妃有了几分的感动。

毕竟,自己的皇儿以前风光的时候苏嬷嬷的女儿跟着自己的皇儿定然是有一些赌的成分的,可如今自己的皇儿遭了难她还愿意把女儿送进府开解自己的儿子,这怎么能让自己不感动。

毕竟,雪中送炭难啊!

的小侧妃那么的懂事忍不住在她的腰上掐了一下,直说她调皮随后才带着四个美貌婢女去了书房。

姜星月听到柳明月的安排的以后直接顾不上自己身在王府,直接把自己面前的一套上好瓷器打落在地。

“贱妇,不过就是一个侧妃而已,在这里和我摆什么王府女主人的款,当真是可恶至极!”

尹氏看见自己的女儿越骂越过分她赶紧过来捂住了姜星月的嘴,这里毕竟是王府星月这样辱骂侧妃娘娘只怕是会给自己带来不好的影响,而且王爷现在还没有正妃,侧妃也算是王府的女主人,如果被侧妃娘娘听见的话只怕是会麻烦。

“星月,你赶紧给我闭嘴,娘真的是把你宠坏了让你什么话都敢说,你给我听着,你要是不在斥骂侧妃娘娘我就松口,你要是再这样下去对我话只怕是我们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看自己的女儿听进去以后尹氏缓慢的放下了自己的手。

而柳明月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并没有立刻马上坐回座子上抄写经书,而是脱下自己的外套丢到了柳嬷嬷的手里。

“嬷嬷,把这件衣裳给烧了吧,记得要悄悄的。”

“娘娘,您这又是何必?”柳嬷嬷本来以为自家小姐今晚这般讨好王爷是为了和王爷重归于好,而今小姐拒绝了王爷来自己的院子,又要烧自己的外衣,她实在是有些看不懂小姐了。

“嬷嬷,我实话和你说,我不希望君若云出事是真的,我不喜欢他碰我也是真的,一想到他看姜星月的眼神我就觉得恶心,偏偏他还是我的夫君!”

嬷嬷叹了一口气默默地下去了,其实这件事倒也怪不得小姐,实在是这皇子殿下过于凉薄一些,反正小姐已经上了宗室玉蝶,姑且就先这样过着吧。

嬷嬷走了以后柳明月的贴身婢女走了进来告诉她她走了以后姜星月在王府的院子里面大发雷霆的事情。

“呵”听完事情的始末以后柳明月发出一声轻笑。

“这就已经受不了了?我看这姜二小姐还不如自己的姐姐呢?不过好歹这也是我们殿下的救命恩人,吩咐太医好好的照顾可不能让这些外人觉得我这个侧妃小气!”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夫君娇养手册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