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

热门小说书荒求小说纵欢

2022-12-08 17:32:59纵欢桃夭QY

小说简介:纵欢小说是由桃夭倾心打造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江暖贺深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故事引人入胜快来阅读吧。江城最神秘的贺太太浮出水面,江城的热搜爆了,贺太太开车撞了贺总的白月光!...

热门小说书荒求小说纵欢

第13章

宁晚这事好似忽然就翻篇。

在贺深回来后,江丽颖的一切事情,都是贺深接手了。

而江暖唯一要做的就是养胎,照顾好贺家的金孙。

江丽颖的手术,江暖很放心,因为宋时扬亲自主刀。

这个脑科新贵从来没失过手,多少人是捧着钱求着宋时扬主刀。

所以江暖确确实实不用太担心。

而江暖的手术也很顺利,这期间,贺深寸步不离。

那认真劲儿,都差点让江暖觉得,贺深才是江丽颖亲儿子了。

“他在讨好你?”宋时扬走出ICU,随口问了一句江暖。

江暖笑了笑:“不可能。”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虽然贺深可能不屑,但江暖还是很警惕的。

宋时扬看着江暖,倒是不置可否。

而恰好,贺深看了过来,他的眉头拧了起来。

宋时扬,贺深自然是知道。

而现在,宋时扬对江暖的态度,更是让贺深浑身不舒服。

总觉得自己的东西被人觊觎了。

纵然宋时扬和江暖看起来什么事都没发生。

沉了沉,贺深直接朝着两人的方向走去。

贺深走来,宋时扬倒是一点都不惧怕,低头看向江暖。

而这样的动作反倒是弄的江暖很紧张,下意识江暖冲着宋时扬摇摇头。

她不想宋时扬和贺深起任何冲突。

毕竟宋时扬帮了自己不少,和自己也无冤无仇。

而贺深狠起来,可以狠到骨子里。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宋时扬压低声音,只有两人听得见。

“学长……”江暖拧眉。

宋时扬哼了声,倒是倨傲:“放心,贺深动不了我。”

江暖默了默没说话。

贺深就算动不了宋时扬,但是贺深动得了她啊。

但其实宋时扬也没做什么,贺深已经三两步走到两人面前:“宋医生。你和我太太很熟悉?”

他冷淡开口,就好似在提醒宋时扬。

宋时扬倒是云淡风轻的:“贺总。可能和暖暖是挺熟的?毕竟认识十几年了?”

那口气似笑非笑的,字里行间都在刺/激贺深。

江暖:“……”

还暖暖……

贺深呵呵了两声。

而宋时扬理都没理贺深,就直接走了。

贺深的表情难堪的要命,脸色臭到家了。

但江暖还觉得挺开心的?

毕竟江城敢这么不怕死的招惹贺深的人,不是已经死了,就是还没出生?

唔,挺刺/激的。

……

江丽颖的手术很成功。

自然江暖就不可能留在医院内,而是乖乖跟着贺深回了别墅。

也是之前江暖和贺深结婚时住的别墅。

车内的气压有点低。

江暖也没打破这样的低气压,安安静静的在位置上坐着,看着车窗外倒退的风景。

一直到车子在别墅门口停下来,江暖要下车,贺深这才看向了江暖。

“江暖。”贺深的声音很沉。

江暖哦了声,不紧不慢的转身。

“宋时扬和你认识?”贺深微眯起眼,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就这么捏住了江暖的下巴。

微微用力。

要真的认识的话,那是他小看江暖了。

宋时扬是什么人,江暖不可能完全不知道,撇去宋时扬本身的能力不说。

这背后的宋家,足够让人忌惮。

而宋时扬这人生性冷淡,极其不好接近,连个绯闻都没有。

竟然在面对江暖的时,能那么亲昵的叫着江暖。

那种不痛快的感觉,瞬间溢满胸/口,就好似江暖给自己脑袋上种了一片青青草原。

恨不得掐死眼前这个女人。

“学长。”江暖没多解释。

“呵……”贺深发出短促的冷笑声,“哪一种学长,能亲昵的叫暖暖?”

江暖没说话。

“江暖,我说过,你还是贺太太,在此期间,最好不要做出什么对不起我的事。”贺深见江暖不开口,脾气瞬间就上来了。

江暖噢了声:“放心,我还是很有职业操守的。”

“你……”贺深冷着一张脸,“以后不准再靠近宋时扬。”

“他是我妈/的主刀医生。”言下之意,就是不可能。

“换人。”贺深倒是直接。

“贺深,你他妈/的能不能正常点?我妈/的情况你不知道?你说换人就换人?全江城有医生敢接我妈/的手术,也不需要他来了。”江暖一说到江丽颖的事,就很上头。

“再说,我和学长做了什么吗?亲了,还是抱了?我们连精神出/轨都没有。”

江暖一点都不让步,就好似炸毛的狮子:“贺先生,要论/公平,您也麻烦在婚姻期内,守着你的裤裆和脑子,不要越轨,给你儿子做点好胎教,不行吗?”

要阴阳怪气,谁不会。

江暖吼的很畅快。

贺深倒是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这样的江暖,贺深也没见过。

和之前的温婉比起来,像是活力四射。

江暖骂完,头也不回的要下车。

贺深倒是拦住江暖。

江暖仰头:“怎么,贺总还要打我吗?”

“去换衣服。”贺深淡淡开口,之前的脾气又好似敛了起来。

江暖:“??”

她真的觉得贺深有点不正常。

以前的贺深是让人捉摸不透,现在的贺深根本不按常理出牌。

这种时候难道不是要狠狠训斥自己?

“出去吃饭。”贺深淡淡开口,“我不想我儿子饿着,另外,我也不想和一个一身消毒水味道的人吃饭,倒胃口。”

话音落下,贺深没说什么,而后他转身/下了车。

但贺深并没走,而是绕到副驾驶座,把江暖带下车,直接带着江暖去换衣服。

就连换衣服这种事,都是贺深亲力亲为。

大概也看出江暖的不乐意。

江暖默默的嗤了声。

要知道,结婚这三年,他们干的都是走肾这种事。

贺深只会脱她衣服,什么时候给她换过衣服了?

而贺深伺候好江暖,倒是一点都不避讳,当着江暖的面换了一身干净的西装。

贺深的身体,江暖见多了。

但每一次见,江暖还是觉得性/感,宽肩窄臀,屁/股还特别翘,标准的电动马达。

腹肌和人鱼线恰到好处,又不像健美先生那么夸张。

特别是这人穿衣服的时候,慢里斯条的样子,一帧帧都是性/感。

江暖看着,鼻头一热。

她下意识的伸手,发现自己不太争气的流鼻血了。

江暖:“……”

恰好转过身的贺深:“……”

居高临下的姿态,给人极大的压迫感。

不管何时何地,江暖看见贺深都是一样的感觉。

“江暖,你怀着我的种,还忙着勾三搭四的?”贺深阴沉开口,拽着江暖的手腕也跟着用力。

江暖深呼吸,倒是淡定:“勾三搭四的定义是这样的话,那么我应该勾搭了不少人。”

贺深听着江暖的话,倒是气极反笑:“江暖,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伶牙俐齿的?”

“现在知道也不晚。“江暖面不改色。

话音落下,江暖就不再开口,要从贺深面前离开。

在江暖经过贺深身边的时候,忽然,贺深一个用力, 就把江暖的手腕拽住。

江暖的脚步猛然停了下来。

但贺深的手更快的搂住了江暖的腰肢。

这动作就像之前宋时扬做的。

“想气我?”贺深低头问着。

“不敢。”江暖硬/邦/邦的应着。

一边应着,江暖一边从贺深的禁锢里挣脱出来:“我妈妈在等我吃饭,我要先过去,她找不到人,等下又会着急。”

江丽颖是常年抑郁症,加上脑部的肿瘤。

所以禁不起任何的刺/激。

加上下周一要手术,江暖必须保证江丽颖的情绪稳定。

这话倒是合情合理,贺深看着江暖没说话。

江暖颔首示意,很快就从贺深的面前走过。

但是江暖也没想到,贺深跟了上来,这下,江暖是真的有些摸不准贺深要做什么了。

一直到病房的门口,贺深也没停下来的意思。

“你到底要做什么?”江暖忍不住转身,整个人挡在病房门口,警惕的看着贺深。

贺深倒是波澜不惊:&ldquo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纵欢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