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

免费小说神医狂龙大结局更新

2021-04-09 11:59:14神医狂龙执笔问路zzy

小说简介:这部小说《神医狂龙》小编极力向大家推荐,不管是内容还是主角秦天许思洁设定都非常吸引人,而且作者执笔问路的文笔很好,剧情通俗易懂,跌宕起伏,值得推荐。富二代秦天,本以为自己这辈子顺风顺水当人上人,谁曾想一朝陷害,入狱六...

免费小说神医狂龙大结局更新

《神医狂龙》第7章 针名拙劣

短暂的沉默,王主任最先回过神来:知道又怎么样?说不定只是恰好在哪里听说过,就好意思跑到人前卖弄。

底气很是不足,事实上周围人都知道这种说法站不住脚。

偶然听说能记得这么清楚,随时随地像相声演员背报菜名似的张口就来?

何况医学领域的知识,本就具有极强的专业性,外行人全球总共不到四百例的病,可谓冷门生僻到了极点,外行人根本没什么机会能接触。

你既然连梦魇症都知道,这可是许多活了一辈子的老中医都不曾听闻的,那你应该更清楚

老院长说道,想来这也是其他人共同的疑惑。

明知是约等于绝症的疾病,却夸下海口,这不是存心耍人么?

秦天微笑道:其实国际医协发布的数据,并不准确,他们只算进了近七十年内出现的莫斯贝综合症病例,且目光主要放在西方国家的范围。

稍稍顿了顿,他又说道:在我们国家的古代,梦魇症已经有完全治愈的先例,换言之,外国人治不好他们的莫斯贝综合症,我们的医术却能治好我们的梦魇症!

老人顿时怔住。

这番话在旁人听来,或许品不出味道也毫无嚼头,然而听在一个毕生都在追求中医精髓的老人耳中,可算震耳发聩。

老院长视线凝视着秦天,发现他无比自信从容,发现自己竟然被说服了。

秦天转身蹲到小女孩的床边,笑容里是此生从未有过的温柔:小花生,你相信我吗?

许是血缘亲情的力量,小花生两只小手被面前的男人轻轻捏在掌心时,小花儿一样的脸蛋变得仿佛十分委屈,撅着嘴点了点头:嗯!

秦天又来到许思洁面前,温声说道:你应该已经了解过,手术的风险有多大,所以你不妨让我试试,相信我,我就还你一个惊喜。

许思洁是个成年人,不像小花生那么好哄,尽管他看上去足够真诚。

片刻犹豫之后,她抬眸问道:你有多少把握?

秦天回道:如果是别的病人,我会保守一些告诉你,只有五成,但这个孩子,无论如何我都要治好,所以是百分之百。

许思洁听不懂,自己的女儿和别的病人有什么不一样?

秦天暗中悄悄叹息一声,虚伪道:因为这孩子很可爱,我看着就喜欢!

旁人皆是被绕得有点头晕,还以为会有什么正经的解释,这算哪门子理由?

……

秦天站到病床边,缓缓从腰间取下一只针囊,打开。

病房门口,刚将保安驱散的老院长见到布裹上一列列寸芒,惊得几乎骇然失色:鬼、鬼王针!?

一身寒酸却用着一副价值连城的传世名针,秦天听见惊叹,微微一笑:想不到小小的淮市,还有人能认出这副鬼王针来。

王主任满眼不屑,心说几根破针有什么了不起的?但见老院长都没忍住失态,便试探性问道:这针很厉害?

老院长长长缓了一口气,带有敬畏的说道:龙国医术界有十件传世名器,医神柳兆岚拥有排名第一的黑线,用于悬丝诊脉,排名第二的便是这鬼王神针!

说着说着,老人又进行了好几次深呼吸,才压制住过于激动的心怀,言语中充满宛如朝圣者一般的虔诚。

鬼王针,共有天罡金针共三十六,地煞银针七十二,长短粗细各异,对施针者的针法造诣有着显著提升。但,真正重要的,还是它对于整个龙国医学界的非凡意义,传了几千年了,第一任可考证的使用者,是东汉末年的华老祖师!

王主任听完,顿时眼前一亮,那岂不是相当的值钱?不由便对这穷小子模样的乡下人起了心思。

另一边,秦天已经全身心投入对女儿的针灸。

一根根针夹在指间,最细者细若微雨,最粗者,也不过近似于牛尾巴上的一根毛。

针尖跳动,先后嵌入肌肤深入穴位,随着一道道温润气流沿着针体渡入,被病痛折磨的小花生渐渐呼吸轻柔,香香地睡着了。

一旁许思洁紧紧捂着嘴,生怕哭出声来吵醒了她。

这孩子已经快有两年没好好睡过觉了,总是噩梦中被痛醒,几时有过现在这种带着甜甜笑容入睡的经历?

王主任却又跳了出来:住手!看你这生了吧唧的手法,你根本不会针灸,孩子都被你乱扎弄昏迷了!

闭嘴!

老院长沉声喝道,沧桑面容里的震惊,甚至比见到鬼王针时还要强烈,如果不是王主任不懂事乱叫唤,他到现在都还说不出话。

你懂什么?这是中医里境界最高的针法之一,针法名字就叫拙劣!

《神医狂龙》第8章 孤男寡女

拙劣不拙,唯苦而已。

这是一门自我牺牲与奉献的针法。

在场诸人里唯有浸淫医道多年的老院长,能些微看懂秦天针灸里的痕迹。

拙劣针法的学习门槛极高,非内气精纯者不可学,学了也未必成。内气一说本就玄之又玄,据我所知,当世明确掌握内气的医者,除了老医神柳兆岚以外,寥寥无几。

而使用拙劣针法,就意味着,强行用自己的内气和精元,去换患者的生机,难怪这位小先生刚才会说,治别的病人他只有五成把握,治这个孩子就百分百能成功。

老院长微微侧脸看向许思洁,眼底净是复杂,心说这姑娘是积了多大的德?

许思洁不解道:您也相信这位先生能治好我的孩子吗?

老院长语气沉重,说道:单纯凭这种针法未必能治好你的女儿,但能用出这种针法的人,他的医术造诣值得你去信任,而恰恰他又用上了拙劣针。

……简单来说,你可以理解为,他在用他的寿命,换你女儿的命!

许思洁整个人猛然怔住,心脏好似被某种柔软又汹涌的事物,狠狠撞了一下。

再看秦天时,眸光止不住的颤抖。

一瞬间,她也有了与老院长相同的疑惑——自己何德何能,让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拿命来帮助?

动!

病床边的秦天忽然一声低喝,手掌掠过小花生身上二十六道针尾,浑身内练气息顷刻间挥洒出八成。

本来很笨拙的针灸过程,因为此时的画面,便自然而然的得到升华。

十三根金针与十三根银针,悠然在各处穴位上快速晃动,衬着丝毫光华,宛如舞蹈着的一只一只小精灵。

浮光掠影,优美至极!

众人眼见着针光自动摇曳了足足两分多钟才停下,许思洁上前轻声问:这就好了吗?

老院长立即吩咐人给孩子加急做了全面的深入检查,半小时后拿到报告,虽说做了心理准备,但真当目光飘过一行行即时数据,一张脸彻底表情失控。

好了!竟真用针灸治好了莫斯贝综合症!

不,准确说只好了一半。秦天坐在孩子身边,嘴唇发白语力虚弱,说道:不过痊愈是早晚的事,继续针灸辅以汤药再保持半个月,也就成了。

还是那句话,外国人治不好他们的莫斯贝综合症,我们的中医,却能治好我们的梦魇症。

小先生说得是!

老院长深受感动,眼中隐有泪光。

同样一番话,刚才说出来,自然不如显露超凡本领后再说一遍,来得震撼人心。

老朽顾之章,是这家医院以前的院长,现在已经退休了,今天偶然过来看看,没想到能遇见小先生神乎其技的一手拙劣针法。

老院长这才郑重地做了自我介绍。

以命换命的义举,医德慈悲更是令人敬佩,如若小先生不嫌弃,老朽住在青羊湾三号院,有事无事,可以来家里饮茶。

秦天朝老人一拱手,也报上了自己的名号。

顾之章点点头:那老朽就不打搅了,许小姐,有了秦小友这一轮针,你可以为女儿办理出院手续了,带孩子出去走走,在病房里闷了两年,想必孩子也不开心。

谢谢院长。

许思洁尊敬地将老人送走,再回到病房,房中只剩她和秦天两个人。

陈兰约莫是去找黄格赔礼道歉了,小花生正在熟睡,看似梦境极美,笑容煞是可爱。

孤男寡女。

气氛略有些局促。

许思洁踟躇片刻,主动开口打破僵持:谢谢你,如果不是遇见你,我和女儿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其实我心里很清楚,手术成功的概率太低了,只是不敢放弃而已。

你是一个好妈妈。

秦天深深地看着眼前这个曾经被自己伤害过的女人。

许思洁说道:院长告诉我,你刚才是在以命换命,我真的没法用语言表达我的感激!可是我还是不太能理解,我们之前似乎并不认识,你为什么愿意这样帮我们母女俩?

秦天张了张嘴,没有声音。

总不能说因为这也是我的女儿,如果直接摊牌,局面恐怕会超出掌控,毕竟谁也说不清许思洁对六年前毁了她清白的男人,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万一暗暗恨他入骨,此时坦白,还怎么继续保持联络?

秦天觉得还是从长计议的好,先慢慢跟许思洁和小花生相处,时间是一剂良药,也许长久的陪伴过后,真相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神医狂龙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