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

娇妻难追:陆少,别来无恙小说全集

2021-06-25 15:39:59娇妻难追:陆少,别来无恙焦糖网络

小说简介:小说角色名是苏谨棠陆霆晔的名称为《娇妻难追:陆少,别来无恙》,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焦糖最新写的一本现情类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一舞终了,男人们的酒杯都空了,口水也干了。唯有三楼卡座上的陆霆晔,一脸.......

娇妻难追:陆少,别来无恙小说全集

《娇妻难追:陆少,别来无恙》

一舞终了,男人们的酒杯都空了,口水也干了。

唯有三楼卡座上的陆霆晔,一脸无动于衷。

非但如此,还皱眉睨着对面兴奋嚎叫的江从宴,毫不留情道:“你再***乱嚎,我不介意一脚送你去一楼。”

江从宴收敛神情,乖乖

坐回卡座,嘴上却依旧嘀咕着:“你这人怎么还是这么无趣,来会所不嗨,那还有什么意思?”

和陆霆晔禁欲冷

酷不同,江从宴是典型的***,偏偏一双丹凤眼,勾得无数女人前仆后继,女朋友包揽各种肤色,各个种族。

他凑到陆霆晔面前,指着一楼从大厅堆到走廊的红玫瑰:

“你看看,就连狠毒阴损的纪乌谷都被勾得开始相信爱情,要一心一意追求人了,可见这尤物有多不简单!你就真的一点都不好奇?”

楼下,纪乌谷不但一人霸占了整个大厅,还穿得一身红,抱着一大束玫瑰站在花海中,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陆霆晔不经意的皱了下眉,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仿佛被脏东西伤了眼睛。

江从宴正兴奋着,根本没注意这些,还怂恿道:“你难道就不好奇那面具下的脸有多美?要不我们下去认识认识?”

陆霆晔嫌弃的推开他,抬手理了理衣袖,不耐烦道:“这种事情别扯上我,以后谈事情若还是定在这种地方,恕不奉陪。”

说完,他起身就走。

“诶诶,你就这么走了?还不是不哥们了!”江从宴大声嚷嚷。

陆霆晔却头也没回,江从宴气得低咒:

“个死和尚!怎么就不开窍呢,早晚憋出毛病来!”

眼看陆霆晔真走了,他忙不迭跟上:“合作都还没谈呢,你可不能就这么撂下我跑了!”

————

后台休息室内

刚刚在舞台上魅惑众生的女人已经换下了舞服,正对着镜子整理妆容。

镜中那张脸,赫然就是苏谨棠。

一个月前,博九恒把她带到这里,交给负责人张英,给她一个月的时间,将苏谨棠打造成元城尤物NO.1。”

苏谨棠拒绝了。

一个月太久,她的复仇之心等不起。

结果不出一个月,海棠的名声已经传遍全城。

海棠,就是苏谨棠在“暗香”的艺名。

敲门声响起,张英走了进来。

“苏小姐,陆霆晔已经下了楼,你现在过去“巧遇”刚好合适。”

苏谨棠哼笑一声,走到窗户边,微微挑起一点窗帘。

张英顺着视线望去,一眼便见到了纪乌谷。

“这纪乌谷也是可笑,我不过是随口说了句你喜欢红色,他竟然真的穿了一身红。”

张英的口吻带着嘲讽,却也隐约含着一丝与有荣焉的骄傲。

谁不知道纪乌谷是元城最十恶不赦的恶狼,仗着家世显赫,但凡他看中的女人,他都会用下三滥恶手段得到。

但是,自三天前见过苏谨棠一舞之后,他仿佛被下蛊一般,竟愿意收敛秉性,学着普通人那样,一心一意追求起人来。

苏谨棠是张英亲自教出来的人,此情此景,她也颇有成就感。

“派人把纪乌谷引到陆霆晔面前,我待会儿啊,让你看一出好戏!”

苏谨棠眼带冰芒,声音却柔情似水。

她没卸妆,甚至把刚摘下的面具又戴上了,只换了一身长款白色细纱连衣裙。

对着镜子轻抚眼尾的泪痣,苏谨棠勾唇冷然一笑,便迤迤然走了出去。

张英看着眨了眨眼,心中吃惊,不知怎么得,她总感觉到一股杀意。

可等她细看,苏谨棠的背影除了摇曳生姿的妩媚,却再也没有其它,她揉了揉额头,暗想可能是看错了,这才大步跟了上去。

她们往上走,陆霆晔往下走,苏谨棠一步一步算准时间,最后停在了旋转梯处。

这时,纪乌谷恰好也从侧前方赶来。

他一脸笑容冲到苏谨棠面前,收拾过后的他被大红色的西装衬得,除了脸色苍白一点,倒也俊朗。

“海棠,这是世界上最贵的朱丽叶红玫瑰,果然很很衬你!”

苏谨棠轻轻瞥向纪乌谷。

从博九恒那儿拿到资料时,她还不敢相信,这样的凶恶之人,心中竟然会有个早死的白月光!

直到三天前,她登台跳了一场纪乌谷记忆中的舞蹈。

表演出当初那个女人的姿态,甚至故意露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失误舞步。

果然,纪乌谷像是丢了魂似的又哭又笑,盯着她的眼神炽热浓烈,还不断呢喃着什么“十二年了,终于找到了……果然没死……”之类的话。

再之后,整个暗香的人都知道,纪乌谷被她一舞迷惑,彻底倾心,被她冷落非但不生气,还不断往暗香送珠宝奢侈品,但求她一笑。

舔狗的姿态学了个十成。

博九恒曾说,纪乌谷年少凄惨,痛失所爱才会性情大变,可苏谨棠却觉得纪乌谷一点也不值得同情。

就凭四年前那一晚的恶心,

还有这些年来,被他害了的那些女孩。

利用纪乌谷,她一点儿也不愧疚。

纪乌谷见苏谨棠沉默不应,以为她不喜欢,忙低声询问:“你若是不喜欢这花,那我下次换一种?”

苏谨棠回过神来,红唇微扬,从花束中扯出一支低头轻嗅,娇声道:“花很漂亮,我很喜欢,但是——

她故意停顿,纪乌谷却明显紧张,一脸忐忑盯着苏谨棠,却见苏谨棠歪了歪头,慢声细语却字字如刀:

“纪先生,我曾说过,我只接受元城最厉害之人的追求,而你……可比不上陆霆晔呢。”

活落,苏谨棠松开芊芊玉手,玫瑰应声落地,她一脚踩上去,娇艳的花瞬间被碾得破败不堪。

苏谨棠头都没回,朝着旋转楼梯走去——

跟在她身后的张英被她这一举动吓得胆战心惊,生怕突然扭曲了神色的纪乌谷冲上去打人!

可张英没想到,吓人的还在后头——

一步距离之遥的拐角,陆霆晔和江从宴正站在楼梯上,也不知道来了多久。

陆霆晔在上,苏谨棠在下,她仰视的眼中都是惊喜,他俯视的眼却是冷漠,细看,那深邃的眸光甚至还有一份嫌恶。

可偏偏,苏谨棠却用娇柔的口吻示好道:“陆总,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真是有缘。”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娇妻难追:陆少,别来无恙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